<em id="giiud"></em><acronym id="giiud"><address id="giiud"></address></acronym>

    <optgroup id="giiud"><em id="giiud"><del id="giiud"></del></em></optgroup>

  1. <optgroup id="giiud"></optgroup>
    1. <track id="giiud"><i id="giiud"></i></track><optgroup id="giiud"></optgroup>

      <optgroup id="giiud"><em id="giiud"><del id="giiud"></del></em></optgroup>
    2. 湖北監管局:完善減稅降費政策 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2019_07_04     來源:財政部

      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是黨中央應對復雜經濟形勢、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也是積極財政政策加力提效的必然選擇。湖北監管局針對減稅降費政策實施過程中的痛點堵點問題,建議從完善政策和加快落實兩個方面同時發力,有效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一、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企業發展面臨的主要痛點

      1.當前大型企業和中小型企業發展面臨的主要痛點各有特點。大型企業多為國有企業及跨國公司,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傳統發展模式遭遇瓶頸,自主創新能力不強,轉型發展壓力較大。如某建筑行業領軍企業,近年來資源約束越來越緊,加快企業發展與保持合理資產負債率矛盾更加突出,資金面持續緊張,企業收現率維持低位,進項稅留抵金額日益增加,造成大量資金沉淀,“五險一金”企業負擔比例依舊維持在百分之三十以上,社保費負擔依然較重。再如某汽車行業龍頭企業,近年來主要業務單元銷量下滑,在汽車行業新一輪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形勢下,公司轉型發展存在突出矛盾,表現為自主創新能力不強,自主乘用車規模較小,新能源汽車市場化運營能力較弱,智能、網聯、共享等新業務尚未形成明顯優勢,商業模式創新不足等。

      2.中小型企業多為民營企業,目前發展面臨的主要痛點為融資難、融資費用高,因銀行信貸偏向大型企業,貸款不良率也較高,導致很多中小型企業融資仍然面臨較大困難,致使企業資金需求無法得到滿足。另外,企業在銀行貸款時普遍需要提供擔保人或者抵押物,而高新技術企業一般屬于輕資產企業,固定資產較少,貸款難度大。

      (二)政策落地過程中的堵點。

      1.減稅降費政策配套措施不健全導致執行難。

      部分減稅降費政策出臺后,并沒有規定配套的征收管理制度和軟件操作流程,需要報送的資料、填列表格繁多,稅務部門和企業在政策、征管、操作的咨詢回復耗用的時間大大增加了政策執行中的摩擦成本。如某商業企業在以往年度曾享受過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優惠政策,但由于申報資料繁多、部分數據重復錄入,該企業近兩年在盈利的情況下,并未去申請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政策抵減企業所得稅。再如部分地區罕見病藥品的簡易計稅政策下發后,當地稅務局系統遲遲不能備案,因稅務系統沒有更新,找不到對應的政策進行備案。另外,企業所得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中涉及的未達到起征點的業務可以不用發票等,但在實際業務中稅務部門要求最好還是要有票據。還有對資產減值損失的所得稅前扣除要求比較嚴格,很多材料在實際經營情況中難以取得,達不到稅法扣除條件,增加了企業的負擔。

      2.部分政策受地區部門利益影響難以落地。

      國家稅務總局2017年11號公告取消同一地級市外出經營管理證明,本是一項惠民利企、方便納稅人的利好政策,但調研中發現該政策因稅源歸屬問題導致實際難以執行。部分地區因稅源歸屬及財政預算指標統計等原因,對企業在建項目經營及新項目承接設置門檻,要求在當地注冊成立分支機構,甚至一個城市內各區間也互相競爭,給企業經營造成困擾。

      又如部分地區要求建筑施工企業按照造價比例繳納工傷保險,甚至出臺相關政策文件,要求按照工程造價比例(2‰或者1.5‰)為企業職工和農民工繳納工傷保險費。目前建筑施工企業自有職工都是按照工資薪金一定比例在單位參保,且工程項目成本中人工成本占比一般為12%左右,按照工程造價比例繳納工傷保險,是不合理的。建筑工程項目一般購買了工程一切險和團體意外傷害險等商業保險,已經覆蓋工傷保險的范圍,不應重復繳納,增加企業負擔。

      二、有關建議

      (一)進一步改進完善減稅降費政策。

      1.建議擴大研發費用加計扣除行業范圍。《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科技部關于完善研究開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政策的通知》(財稅〔2015〕119號)規定不適用稅前加計扣除政策的行業為煙草制造業、住宿和餐飲業、批發和零售業、房地產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娛樂業等,負面清單中包括了住宿和餐飲業、批發和零售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等行業,當今信息化發展迅速,軟件、APP在各行各業均有應用,目前發展較快的零售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大部分依靠其快速反應的系統軟件,極大優化業務流程,其研發支出也占有一定比例,因此,建議考慮繼續擴大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的行業范圍。

      2.建議從稅收角度鼓勵金融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目前金融企業呆賬核銷政策執行《金融企業呆賬核銷管理辦法(2017年版)》(財金〔2017〕90號),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執行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1〕第25號、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5〕第25號等,呆賬核銷的財務口徑與稅法口徑不一致,導致大量中小企業貸款呆賬財務已作核銷處理,但企業所得稅稅前仍不得扣除,削弱了金融企業支持中小企業的積極性,建議將金融企業呆賬核銷稅法口徑與財務口徑趨同,便于中小企業貸款損失能夠稅前同口徑扣除,同時參照涉農貸款稅收優惠政策給予中小企業貸款稅收優惠,鼓勵金融企業給予中小企業更多貸款支持。

      3.建議明確保留股權激勵單獨計稅方式。部分中小型企業為了發展壯大和內部融資需要,對內部員工實施股權激勵政策,并鼓勵員工長期持股,根據新個人所得稅法的規定,對股權激勵個稅單獨計稅的方式給予了3年的過渡期,2022 年1月1日后的政策另行明確,若后續股權激勵與其他綜合所得合并計稅,員工的個稅稅負率將增加50%,不利于員工長期持股,建議明確保留股權激勵單獨計稅方式。

      (二)做好減稅降費政策落實工作。

      1.改變以往操作滯后于政策的狀態,在政策下發執行的同時對征管流程和軟件操作予以明確、簡化和改進,借助“互聯網+稅務”平臺,讓所有涉稅事項都可以通過網絡辦理,以納稅人需求為導向,積極創新服務手段,讓便捷高效的納稅服務觸手可及。

      2.市場經濟下,各個行業、各個環節都需要稅收政策的支撐,但目前稅收優惠政策尚未形成完整的政策體系,增加了落實優惠政策和企業享受福利的難度。在操作層面,稅務部門和企業往往需要將龐雜的減稅政策文件進行歸類和梳理,不利于減稅政策的落地實施,建議建立稅收政策共享平臺,整合各類稅收信息,提高稅收政策的執行力,將減稅降費政策更好落到實處。

       

      << 上一篇    河北監管局:提高市縣財政運行質量的幾點思考
      新疆監管局:深刻學習領會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 高標...    下一篇 >>